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2 mins

東京奧運聖火起點輻射超標,福島核災陰影仍在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20東京奧運規劃從福島出發啟動聖火的傳遞,但是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的最新調查指出,奧運聖火起點出現了高輻射熱點。福島核災八年過去,想要重建福島徹底清除輻射,卻仍是一條漫長艱辛的道路。

2015年綠色和平調查人員檢測福島輻射污染情形。福島核災已過8年,清除輻射仍是一條漫長艱辛的路。 © Jeremy Sutton-Hibbert / Greenpeace

2019來到尾聲,明年最受矚目的國際盛事非東京奧運莫屬!今年6月東奧委員會公布了聖火傳遞路線,將以福島縣為起點,象徵日本已經走出核災。但在10月26日日本綠色和平組織公佈的調查中,位於福島的奧運綜合運動館J-VILLAGE的聖火傳遞起點,發現了高輻射熱點,其幅度比起2011年福島第一核電廠高出了1,775倍(71微西弗/小時),十分驚人。

2017年核污染廢棄物堆積如山,如何存放是一大問題。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J-VILLAGE位於福島縣濱通南部,是一處1997年啟用的大型運動場所,也是全日本最大的國家訓練中心,在福島發生核災後,由於距離電廠僅 20 公里,被當成事故處理據點,體育賽事也停止進行,但為配合奧運舉辦,去年開始逐步重新啟動,2019年4月起全面恢復營運,提供給國家代表隊備戰奧運。

為何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的偵測備受關注?不只因為與東京奧運有關,同時,福島核災被視為車諾比之後最嚴重的核能災害,8年過去了,包括綠色和平在內的環保組織持續關注並實地檢測福島重建家園的後續進展。然而,根據今年10月綠色和平調查團隊前往福島進行輻射檢測,實地探測的數字仍讓人憂心,當地居民住所內與門前的輻射雖已清除,但一踏出屋外的輻射量仍超過標準值數十倍、甚至百倍。福島居民在迎接東京奧運聖火的同時,一邊仍面臨著家園修復無望的失落。

2017年輻射專家於福島高輻射污染地區,檢測當地與紀錄社區輻射量。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那麼,即將迎接奧運聖火的國家訓練中心(J-VILLAGE)的污染程度有多嚴重呢?儘管訓練中心的總體輻射水平較低,但這些輻射熱點對於公眾健康的影響仍令人擔憂。在福島周圍的封閉區域(第 3 區)仍可能出現高輻射熱點,但在訓練中心周邊、人流較多的公共區域是不應該出現的,特別是附近停車場的輻射熱點,因為最近有許多人在該區活動。然而,訓練中心所在地一直是大規模除污的重點區域,這些輻射熱點的出現,不只顯示了福島核災造成的污染規模,也代表了除污工作的失敗。

福島最大的風電場之一,選擇再生能源是留給下一代更好的環境應作的決定。 © Guillaume Bression / Greenpeace

當氣候變遷成為全球必須面對的考驗,淘汰化石燃煤發電已然是首要目標,然而核能是否適合當作替代能源,相信日本福島核災的案例,足以為臺灣在能源選擇上,作為評估永續與安全的重要借鏡。2020年總統大選在即,候選人應挺身而出擔任氣候領袖,為人民的權益和未來,做出正確且具有遠見的決定。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