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氣候炸彈,何時引爆?

作者: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資深森林專案主任 Annisa Rahmawati

亞馬遜大火燃燒之際,印尼也發生了2015年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森林大火。焚林闢地的棕櫚油及紙漿生產商,購買此類產品的知名全球品牌企業,都責無旁貸。每次森林大火釋出的碳排放量,猶如炸彈般,已深深影響人們及動物的存活。

極端氣候儼然已成為常態。遍及中國的乾旱,侵襲威尼斯的災難洪水,俄羅斯、巴西、剛果、澳洲的猛烈大火皆因氣候變遷而起北極冰川正在融化,甚至連南極也受熱浪波及

今年印尼各地發生了近2,000場野火,為2015年以來最糟的一年。官方估計,大火燒毀超過32萬公頃(約三座玉山國家公園),綠色和平點名政府未對放火燒毀農業用地的公司,採取後續行動。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幾天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才宣布「反大自然而行的戰爭得停下來」,而兩周前歐洲議會宣告正式進入「氣候緊急狀態」。在這之前,超過11,000名科學家於上月初,已簽署了前所未有的《世界科學家對氣候緊急情況的警告》

我們正對地球投下炸彈,準確來說是「碳炸彈」(carbon bombs)。您我尚無法完全得知,接下來這將造成什麼樣的緊急情況,只知道將如災難臨門。

這樣的「碳炸彈」來自火燒我家鄉印尼的泥炭地(peatlands)。由超過18,000個島嶼所組成的印尼,已時常談論著氣候變遷將帶來的衝擊,但是大型企業卻可放火燃燒森林及泥炭地,而無需承擔大部分的後果。當國際新聞標題充滿亞馬遜觸目驚心的森林大火時,印尼今年大火的碳排放量已足足超出巴西亞馬遜的兩倍之多。

印尼南蘇門答臘省Ogan Ilir區的村民Abi Huroiro,坐在剛過世的小女兒的墳墓旁。Abi才兩個月大的小女兒,剛出生不久,卻因印尼森林大火引發的霾害,造成呼吸困難而去世。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印尼今年森林大火的霾害,已使超過90萬人遭受急性呼吸道感染,近一千萬名孩童因空氣污染而蒙受嚴重的身體影響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泥炭地僅占地球陸地面積的3%,但是泥炭地火燒和退化卻幾乎占了人為碳排的6%。印尼的泥炭地覆蓋約2,100萬公頃(近6個臺灣面積),面積小於英國,但卻儲存了570億噸(Gt)的碳,相當於全球溫室氣體(GHG)超過四年的排放量。換句話說,放火燒泥炭地,就等於燃燒煤炭或是任何其他化石燃料。

綠色和平分析印尼政府官方數據顯示,僅於2015年至2018年間,該國就有110至200萬公頃的泥炭地被燃燒,釋放出多達18.7億噸的二氧化碳(約臺灣一年碳排放量的6倍 [1]),相當於俄羅斯一年碳排放量,是一個非常可觀的「碳炸彈」。

在現行印尼法律之下,無論誰引發大火,公司企業都須承擔火災的法律責任,但這並未妥善的實施。當全球知名企業品牌從涉及印尼大火的企業採購棕櫚油,也就代表這些企業對大火及氣候造成的衝擊有間接責任。

Indonesia Forest Fire

Indonesia is still ravaged by forest fires, and this year's haze levels have been some of the worst in years. Everyday, Greenpeace Indonesia along with firefighters and local communities are on the ground fighting this #ClimateEmergency. #RestoreForests >>> https://bit.ly/31Crik

Posted by Greenpeace Southeast Asia on Wednesday, September 25, 2019

綠色和平更進一步分析全球最大四家貿易商(豐益Wilmar、金光農業資源GAR、春金集團Musim Mas、嘉吉Cargill)、四家消費者品牌龍頭企業(Kit Kats 巧克力、Oreos 奧利奧巧克力、Dove 多芬香皂、海倫仙度絲洗髮精的母公司),兩方之間的供應鏈關係,揭露棕櫚油及紙漿生產商集團,和釀成印尼大火危機與大量碳排放之間,有非常密切的關聯。

許多公司對於永續發展的主張,僅限於他們的直接供應商,但儘管這些企業集團底下擁有或掌控「不毀林」的供應商,卻同時光顧其他毀林供應商,並從中獲利。如果您逐漸了解這層供應鏈關係,就會明白為何天空會變成火紅色,而心中可能也會開始沸騰。

印尼加里曼丹中部帕朗卡拉亞(Palangka Raya)泥炭地區,大火引發濃煙。印尼林業與環境部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印尼發生大火的土地和森林面積,已超過857,756公頃。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這次我們發現的情況令人震驚。綠色和平調查的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間,各家公司企業涉及的印尼泥炭地大火,所累積的碳排放量等於或大於歐洲和亞洲許多國家的年排放量,甚至可以和燃煤電廠的碳排放一較高下。

全球氣候談判正於西班牙馬德里的聯合國氣候峰會COP 25進行,但許多和森林大火有關聯的企業,常是大家眼中的「永續發展領導者」,卻未為這些碳排放負起相關責任;同樣的,許多國家及「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也未適時地為這些碳排量放負起責任。這些碳炸彈就這樣年復一年地引爆,逼得印尼蘇門答臘、加里曼丹和新加坡的孩子們,呼吸著這些碳炸彈引起的有毒霧霾。義大利威尼斯急於應付因碳炸彈引起的洪水,其他無數面臨乾旱、生病和罹患疾病的人,也正在忍受這些炸彈的衝擊。

印尼加里曼丹中部帕朗卡拉亞一間公立醫院裡,一位母親試圖安撫帶著氧氣罩才50天大的嬰兒。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瑞典青年桑柏格(Greta Thunberg)說「我們的房子著火了」。無論您是政府領導人,或是商業領袖,您的孫子及曾孫子有天都會知道這些情況,並明白當初您就是「最後點火的人之一」。當世界需要真正的領袖,您不但允許,甚至還支持那些繼續投下碳炸彈的人。

我母親總是告訴我永遠不要失去希望,這是為什麼我在這裡,為綠色和平工作,試著拯救地球上僅剩最後的老虎、紅毛猩猩和大象,並努力保護正在吸入有毒煙霧而非清新空氣的大家,包含小孩,以及我自己的小孩。

大火引起的濃煙籠罩天空多日不散,一名印尼男子戴著口罩,位在蘇門答臘一處伐林許可地被火燒的泥炭地。 © Muhammad Adimaja / Greenpeace

常說歷史自有公論,許多領導人將被定論為反派或是放火的人,卻並不足以使我感到欣慰。碳炸彈已危及人們和野生生物的生命,我們需要的是大家願意從今天開始創造改變,以及更多更多的人,以當前需要應付氣候危機的速度, 為我們的地球實施解決方法,因為一個死掉的星球上,不會有生意正常營運。

一部分企業和政府領導人不僅已勇於做出承諾,還以最透明及負責的態度,積極地付出行動。任何主要的供應商、貿易商、採購的企業完全承諾停止放火燒林,停止投出碳炸彈,並實在付諸執行,都是好的開始,也將為世界其他地區樹立榜樣。

印尼在加里曼丹中部一隻在樹上玩耍的紅毛猩猩。因森林大火蔓延,紅毛猩猩棲息地也受到嚴重威脅。 © Bjorn Vaugn / BOSF / Greenpeace

我們盼望這樣一個世界:公司企業及政府於經濟增長、商品生產計畫的過程中,積極保護和恢復森林的原有面貌,讓化石燃料留在地下;我們的孩子呼吸著乾淨的空氣,眼睛為之一亮地聊著原本瀕臨絕種,卻逐漸恢復生機的物種;碳炸彈蕩然無存的世界;一個綠意盎然,各界和平共處的世界。

守護森林,您可以這樣做

全球發生的森林大火,當然不僅於此,需要您我極力守護,減緩災情。

森林對於抵禦氣候變遷有著極大幫助,同時也是維持許多物種生存的家園,因此守護森林是關心環境的您我必須堅持的目標。您可以透過減少攝取肉食、支持再生能源、並持續關注森林訊息、將資訊傳送給您的親友、以及實際支持綠色和平的倡議工作,一同要求政府與企業負起氣候責任。每個人的點滴付出,都將凝聚為巨大的影響力,讓珍貴森林得以世代留存。邀您一同捐款支持綠色和平的國際環境工作!

附註 [1] :根據《2018我國國家溫室氣體排放清冊報告》,2016年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為293.12百萬公噸二氧化碳當量。

參考資料: